从盛大看巨人:私有化发生在转型的十字路口

2019-05-06 导读

北京时间11月25日,巨人网络今天宣布其董事会收到来自公司主席史玉柱(及其某些关联公司),以及霸菱亚洲投资(Baring Private Equity Asia)的一个附属公司所组成的财团于2013年11月25日发起的不具约束力的初步私有化要约。

根据该要约书,财团计划以每股普通股或每股美国存托股11.75美元现金的价格收购公司所有发行在外的普通股(包括公司存托股所代表的普通股)。截至2013年11月25日,该财团成员总计实益拥有公司总股本的约47.2%。

点击进入“巨人网络私有化要约”专题了解更多详情

巨人私有化一事此前一直有所传闻,今年4月份《仙侠世界》发布会上,史玉柱辞去巨人网络CEO一职时,就曾向媒体表态暂未有退市考虑。短短7个月内,史玉柱完成了快速的态度转变。

{{keywords}}最新图片
巨人网络董事会主席、前巨人网络CEO史玉柱

曾经的盛大私有化:摆脱资本市场束缚 专心勾勒娱乐版图

同样的故事发生在2011年10月。

在2011年之前的几年里,陈天桥为了打造其梦寐以求的“网络迪士尼帝国”,进行了大量的投资和收购,游戏、文学、视频、影视、音乐……把凡是跟娱乐沾上边的东西一一收入囊中。

但随之而来的却是难看的财报和质疑声。

作为盛大主要营收来源的游戏业务后劲不足。陈天桥的互动娱乐多元化战略效果初现,但盈利尚未实现多元化,诸多业务都尚未形成支撑盛大净利润大局的盈利能力。资金投入不断增加,盈利时间仍不可预期。

2011年10月,盛大网络宣布收到CEO陈天桥的建议书,提出以每ADS(美国存托股)41.35美元的价格将公司私有化。该交易最终在2012年的第一季度完成。

在盛大私有化的一年之前,盛大网络股价累计跌幅超过16%。当时盛大旗下游戏业务持续产生的现金流,本来能够作为盛大业务线拓展的资本支撑,然而由于有不少新业务尚处在孵化阶段,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,短期内无法实现盈利,资本市场给予盛大的估值,似乎并不符合陈天桥所预期的孵化业务的价值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作为上市公司的盛大的绩压力也随之提升,资本市场不可能长期容忍孵化业务所带来的亏损、利润率低、盈利空间有限等不确定性因素。

有分析认为,私有化退市后,陈天桥将不必再苦于每个季度的业绩指标是否完成,能够更加专心、更加自由地放手勾勒他的娱乐版图。

私有化背后的盛大:转型投奔新兴领域 “瘦身”调整自身架构

私有化退市消息宣布当日,盛大盘前涨幅超过16%,开盘大涨20%,对陈天桥来说,这无疑是吃下了一颗定心丸。

在盛大退市的巨大影响下,同济堂、乐语中国、安防科技、康鹏化学等一系列中概股在当时都选择了跟风退市。此外,完美世界等一部分公司也选择了回购股票以增强市场信心。

上市公司私有化的背后往往跟随着公司战略、架构的调整与重构。2012年4月盛大以35亿人民币的价格出售浩方、边锋,被认为是盛大结束高速并购扩张,重新梳理业务和管理架构的起点。

但其实,从私有化开始之前,盛大集团就在逐渐调整旗下业务,剥离、裁掉一些亏损或者前景不明的项目。2011年一年中,盛大许多不能盈利的项目被砍掉,裁员动作频频。盛大无线重组,华友世纪老员工遭到辞退;酷6创始人出走,战略收缩;盛大旅游、盛大在线裁员约三分之一。

随着架构调整而来的则是高管离职潮,包括谭群钊、李善友、李顺顺、季昕华、许朝军等高管纷纷离开盛大。

在进行调整的同时,盛大也加大了在新兴领域内的探索。在2011年第三季度财报发布的分析师会议上,陈天桥曾表示盛大将会在移动互联网和云计算领域寻找机会。

下一页:巨人私有化,站在转型的十字路口

本站所收集的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公开资料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。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,本站仅为交流平台,不为其版权负责。

相关文章